和父亲说说话

时点:2017-08-22 09:53:34      作者:刘育华    点击:

和父亲说说话

刘育华

孩子放暑假了,我带着孩子去陪父亲说说话。

夏日炎阳,踏着蝉鸣,拨开丛生的杂草,穿过玉米林,来到了父亲的坟地前。还好,六棵合笼的柏树给父亲的坟地遮下一片阴,坟头不知名但我们儿时经常摘玩的野花和众草们陪着父亲,花草上飞舞着的白的花的小小的蝴蝶。嗯,父亲啊,您是让她们来问候我们的吧。

父亲,您离开我们已经六年半了,我也有半年没来看您了,不知您最近可好!

前几天您的表兄我的一个伯伯去世了,您知道的,他无儿无女孤苦伶仃,您最同情他,他在您去世后,曾大哭“我没有老(wei)家了”。现在您们可以在一起拉拉家常了。

父亲,我最近常记起您在我们小时候常常给我们说的各种“不准”。您不准我们拿别人家的东西那怕树上的果子;您不准我们在别人休息时大声说话;您不准我们坐在路中间或是自家的门槛上,说是会挡了别人的道;您不准我们在大人没坐下来吃饭以前动筷子;您不准母亲将饭碗寄到我们手中,要自己去端。在我上初中时,我偷偷买了一双高跟的红布鞋,我满怀喜悦刚穿脚上,您勃然大怒,要我马上脱下来,说是学生娃子穿什么高跟鞋。我当时觉得您蛮横落后冷酷。我上高中参加高考总是考不上,您说,中国有80%的农民哩,都坐轿谁抬轿。您对我的学习不闻不问。当时急于想改变家庭的贫困面貌的我觉得您不关心我、不求上进,甚至感到您自私。再后来,我上大学了,毕业了,我和母亲、哥哥为我毕业分配的事愁的焦头烂额,您始终是无动于衷,不帮忙求人,不帮忙出主意。那时的我,对您意见很大,虽然嘴上不说。每年过春节时,您总要带我到几个年纪大、家里没有一点新鲜感的几个亲戚家去拜年,您看出了我的不情愿,您说“人不能忘本,他们对我家有恩。”

您工作三十多年,期间听母亲说您有机会可将我们娘们仨转商品粮户口的机会,但您放弃了。也有将我们全家带到城市里去居住的机会,您也没让我们去。在我的记忆中,您从来都是每年腊月二十八、九才回家一次,过完年就离开家,您从没有找过借口休假。我母亲常说“您把工作看得真的太太!”。在我初中、高中阶段,我是觉得自己是非常聪明的,总觉得自己认为的就是对的,所以我当时很长一段时间记恨您。

我以前还不理解您的许多作为。您退休后每日早早起床拿上镢头和锨,拉上架子车到河边去修地,您整日地劳作着,哼着秦腔,往往每日踏着夕阳而归。您不知疲倦地修地种地。河边拾地常常是打了水漂多是颗粒无收。您是不管这些的,您还是拾地种地,不问收获。您为了村里的孤寡老人打抱不平,寻找村组干部解决老人的养老问题。您帮助别人完全是无偿的,如果有人提说这事,您会说“这算啥!”。你在每年春节前几天无偿给上下村所有户都写对联,您写对联完全不用查书,您会根据每个家庭人员状况现场编写对联,而且您编出的对联接地气又朗朗上口。远近村里有老人去世,您必去帮忙,所有要书写的东西都是您的工作。您帮别人完全是忘了自己的。您吃的很简单,穿得很简朴,您常常会拿起我们兄妹不屑一顾的破了的衣服自己补了又穿。一次一个亲戚因赌博被派出所叫去了要交罚款。亲戚找上门来向您借钱,你不但不借给人家钱,还数落了人家多时,要人家将赌博戒了。一天有一个40多岁的男子穿得邋邋遢遢到我家门前讨要,您大怒,您骂人家:“你没长手啊,你丢你先人哩!”父亲啊,您的这些作为,和当时的我的认识多么的格格不入啊。

后来我有了儿子,我带儿子回家,儿子感兴趣的东西就成了您关注的重点。儿子摸您的板胡,您就给他拉。儿子摸您的鼓,您就给他敲;儿子喜欢您拉的架子车,你就手工给他做了一个小小的木质的小推车。儿子喜欢蝌蚪您给他捞,儿子喜欢青蛙和鱼你就给他逮。您总是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儿子,在儿子两岁多时你给他手削了一个木陀螺,教他在地上打着转玩。您和儿子玩得很快活。

前几天在公共汽车上遇到一个乡亲,他提说到了您,他说“再也没有那么耿直、那么好的人了,你爸他给村村邻邻把忙帮咋了。”

父亲啊,您从来没有给我们讲过大道理,您留给我们的只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现在的我,回想您的一点一滴,却一点一点都理解了,只是恨自己为什么不在您的有生之年让您感知到我的醒悟。

传承良好的家风,暮然回首,我竟然发现,你身体力行的正是咱们的家风,也正是许许多多普通劳动人员传承的家风。您注重品质教育,您勤劳质朴,您知感恩重回报,您不浮夸重力行,您乐观勤劳不记得失,您正直诚恳不徇私情,您爱憎分明严于律己。这些都溶入在你在世的70个春秋岁月中了,这些也已经或正在潜移默化地成为了我们兄妹的行动的指南。现在我也常常给我的儿子讲关于您的言行、您的点点滴滴。父亲,这些好的东西我们将会传承下去。

父亲,家里一切都好,您在那边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