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丽的彩虹

时点:2017-10-16 16:03:46   来源:商洛市公安局    作者:巩晔    点击:

绚丽的彩虹

巩晔

“儿子明天就要中考了,你还不回家?”妻子在电话里已有N次催促。

我将手中的事处理结束后,给同事叮嘱了一声就急忙往回赶。恰好是周末,正值我休息。

“我在单位加班,你去丹中看儿子去!让娃熟悉一下考场和座位!”还没到家,妻子又在电话另一头安排着。

“儿子已经十四岁了,让他自己找,我不去!”我嘴上虽这样说着,但我心里还是放不下。

我回到家里放下行囊,就匆匆向丹中赶去。

丹中门口有一大拨一大拨的学生往里走。每拨学生有四五十人,由一名老师带领着。

我进入丹中大门,见校园里到处都是学生,年龄、个头、胖瘦都差不多,我该去哪儿找儿子呢?我们虽给孩子买了一部手机,但他却从来不随身带,究其原因是怕在校拿手机影响学习,所以给他的手机充其量只是一部闹钟。我望着攒动着的人群,心想:这让我去哪儿找孩子去?当我正在昂首四处张望时,身后传来一熟悉的声音:“爸!”我赶紧转身,见儿子站在身后,我问:“你考场和座位找到了没有?”“找到了!”我还不放心地让他将我领到他的考场看一下,以确认儿子是否找的正确。儿子将我领到丹中东侧的一座教学楼前,说:“教学楼门锁着,上不去。”他给我指了指他的考场。我拉着他的手一块向学校公布的考场示意图前走去。这时我感到自己好似在茫茫的雪地中牵着一位懵懂的少年在找前行的道路。我让儿子指出考场、座位号,以便与示意图上的核对。儿子给我一一指了,我亦核对无误。

这时,我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你找到儿子了没有?考场的座位号找到了没有?记着让把准考证带好,别丢了!没了准考证,明天连考场也进不了!”我不耐烦地回答道:“知道了!”随即挂断了电话。

“巩浩琳!”突然我听见有人在喊儿子。

我扭过头,见有一位三十多岁,秀丽端庄的女人,她身前斜挂着一只小坤包,一只手中握着厚厚一沓纸条,口中边念着纸条上的名字边用另一只手将点过名的纸条向下翻着。

儿子听见后,急速向那女人走去。只见她给说:“巩浩琳,四十七考场九座!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儿子低声答道。“考场在东教学楼三楼西第一个教室,找到没有?”“找到了。”儿子继续低声回答着。“明天要带上钢笔、橡皮、三角尺、圆规、衬板,记住没有?”“记住了。”“答题时要保持卷面整齐,若答错题需要改正,可用钢笔在答错的上面轻轻划一道,不能涂抹,更不能用笔圈黑疙瘩,听见没有?”“听见了。”……

她向每位学生认真地讲解着。她身边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达到了五六十人,团团围在她身边,那场景仿佛就像我们小时候画的太阳放出的光辉,一圈又一圈。

“明天早上七点半,统一在丹中操场东南角的第一棵大树下集中,到时发放准考证!”说完,她用手指向那棵大树。随后,孩子们陆续离开了,她又和几位学生将操场的垃圾捡拾干净。这时太阳的余晖正照在操场上,映得遍地一片金黄。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儿子,儿子回答,那女人是他的老师,是班主任!

回到家里,妻子问到丹中看考场的情况,我将看到的情况一一对妻子说了,妻子说:“师如母呀,某些方面老师比家长考虑得更周全!”儿子却抱怨我,嫌我去了学校,把他看成了不懂事的孩子,怕别的学生耻笑。

第二天早上天下着雨,我打着伞悄悄地跟在儿子后面,目送着他领过准考证,进入了考场后,准备离开。突然我又疑虑起来:儿子参加下次考试,若将准考证丢失咋办?对,我应该在这儿等他!蓦然间我发现,在丹中的操场边站有一群人,于是我便向他们走去。在那儿,我见到了儿子的班主任,我上前先自我介绍,并向其问好。她可能也看出了我的疑虑,说树下这些人全是参加这次考生的班主任,他们都是在这儿等学生考试结束后收回准考证的,恐怕某些学生将准考证弄丢了,参加不了考试!

我听后眼里噙着泪,向老师连连说道:

“你们辛苦了,感谢!感谢!!”

下午,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打着

伞外出锻炼。当经过丹中时,我看见那些老师仍站在操场边,在等待着他们的学生。

这时有人在喊:“你们快看,那边有一道彩虹!”

人们纷纷抬起头,仰望着彩虹。

“今天的彩虹有点特别!”一个人说道。

“有什么特别?”有人问道。

“颜色绚丽!”那个人回答。

“噢,就是!”附近几个人异口同声地答着。

我昂起头,才感到雨停了,收起伞,看见天边确实出现了一道彩虹,但那道彩虹的确比以往所见到的更绚丽。

(原载2017年9月28日《商洛日报》第7版)